<span id="bpfb3"></span>
<cite id="bpfb3"></cite>
<var id="bpfb3"></var><var id="bpfb3"></var>
<var id="bpfb3"><video id="bpfb3"></video></var>
<cite id="bpfb3"></cite> <menuitem id="bpfb3"><strike id="bpfb3"></strike></menuitem>
<var id="bpfb3"></var>
<cite id="bpfb3"><video id="bpfb3"></video></cite><var id="bpfb3"><video id="bpfb3"></video></var>
<menuitem id="bpfb3"><video id="bpfb3"></video></menuitem>
<var id="bpfb3"><strike id="bpfb3"></strike></var>
<var id="bpfb3"><video id="bpfb3"><menuitem id="bpfb3"></menuitem></video></var>
<menuitem id="bpfb3"></menuitem>
<var id="bpfb3"><strike id="bpfb3"></strike></var>
<var id="bpfb3"><dl id="bpfb3"><listing id="bpfb3"></listing></dl></var>

logo

導航切換
大智聯盟學庫

《四川省“十四五”文化和旅游發展規劃》系列調研活動之一 ——赴大運河

2021-06-08 11:57:06

       編者按:為科學編制全省“十四五”文化和旅游發展規劃,廣泛吸收和借鑒其他省份先進經驗,按照四川省文化和旅游廳工作部署,規劃編制課題組赴江蘇、福建、上海、杭州等地開展了系列調研活動,將外省在國家文化公園和5A級旅游景區建設、城市旅游發展、鄉村民宿打造等方面的經驗做法應用于規劃編制。
       2021年4月8日至12日,全省“十四五”文化和旅游發展規劃編制課題組一行5人,赴江蘇揚州、無錫、蘇州等地進行調研,學習大運河國家文化公園江蘇段建設的先進做法和寶貴經驗。現將有關情況報告如下。
        一、基本情況
        大運河國家文化公園,包括京杭大運河、隋唐大運河、浙東運河3個部分,通惠河、北運河、南運河、會通河、中(運)河、淮揚運河、江南運河、浙東運河、永濟渠(衛河)、通濟渠(汴河)10個河段。涉及北京、天津、河北、江蘇、浙江、安徽、山東、河南8個省(直轄市)。
        江蘇是大運河起源地,是大運河開鑿歷史最早、文化品位最高、代表性標志最集中和目前尚在使用里程最長的省份,也是大運河國家文化公園建設試點省。目前,江蘇境內蘇州、無錫、揚州、淮安等地運河旅游都已形成一定規模,已經初步成為區域內重要的旅游目的地。截至2020年底,大運河江蘇段有7個遺產區、28個遺產點列入世界文化遺產名錄,途經的8市均為國家園林城市和中國優秀旅游城市,其中7市為國家歷史文化名城;沿岸4A級旅游景區、省級旅游度假區占江蘇全省的70%以上,還有國家級旅游度假區3座、5A級旅游景區17處。據《2019江蘇大運河旅游消費白皮書及2020趨勢報告》顯示,大運河旅游帶與江南水鄉古鎮共同成為江蘇旅游代表性品牌,2019年大運河旅游帶沿線無錫清名橋古運河景區、揚州瘦西湖、東關街、蘇州山塘街等15個景區共接待游客5670.6萬人次,增長637.3萬人次。
 

 
調研揚州廋西湖和東關街
 
二、主要經驗做法
 
        (一)設計統一的大運河國家文化公園標識
        將導入應用大運河國家文化公園LOGO及標識系統作為大運河文化帶建設重要考核指標。大運河國家文化公園標志是由漢字運河組成的水紋,水紋可以首尾連接,連續不斷,象征大運河延綿不斷地從歷史中緩緩流向未來。江蘇省各地標識系統在突出國家文化公園標識前提下,結合周邊環境以及公園原有標識系統進行整合優化,構建了統一又各具特色的大運河國家文化公園標識形象系統。
 

 
大運河國家文化公園形象LOGO(圖自網絡)

 
大運河國家文化公園形象標識——無錫(圖自網絡)


 
大運河國家文化公園形象標識——淮安(圖自網絡)
 
        (二)構建博物館體系
        蘇州、揚州、淮安、徐州、無錫、常州等運河沿線核心城市均建設了或者正在建設大運河相關主題博物館、展示館,其中,揚州中國大運河博物館是大運河國家文化公園的標志性博物館和最能反映中國大運河文化的標志性工程。此外,還打造了蘇州大運河遺產展示館、大運河鹽商文化展示館(揚州)、揚州大運河與海上絲綢之路展示館、常州大運河記憶館、大運河數字博物館(無錫)、淮安運河博物館、中國漕運博物館(淮安)、江蘇鹽稅博物館(泰州)等項目。
 
 
揚州中國大運河博物館(圖自網絡)

 
蘇州大運河遺產展示館(圖自網絡)

 
無錫大運河數字博物館(圖自網絡)
 
        (三)融入尋常百姓生活
        大運河是一條真實的河流,也是一條無形的經脈,還是一副充滿人間煙火氣的畫卷。江蘇將改善民生作為運河文化遺產活態保護的重要部分,蘇州等運河沿線城市充分利用運河文化和景觀資源,形成各具特色的運河公園、生態走廊、文化空間,讓大運河真正成為看得見、摸得著、感受得到的文化惠民工程、“共建共享之河”。揚州關閉運河三灣區域農藥廠、制藥廠、染化廠等企業,依托古運河遺址布局了非遺街區、文創產業區、科創產業區,推動經濟轉型升級、文化保護傳承、生態保護修復共同形成疊加效應。無錫運河之畔江南規模最大的蠶絲倉庫,變身為北倉門生活藝術中心,吸引20多家企業和“非遺”大師工作室進駐,形成以文化藝術為帶動、互補性強的產業集群,年產值近9000萬元。揚州東關街上“謝馥春”、老茶館、“三把刀”等大運河上特色濃郁的文化元素,構成一幅魅力四射的長卷,讓傳承千年的“老揚州”生活觸手可及。
 
揚州運河三灣公園(圖自網絡)

 
蘇州山塘歷史文化街區(圖自網絡)
        (四)培育文旅新業態
        運河沿線城市發展運河生態文化旅游各具特色,打造了系列文化旅游地標和新亮點,徐州的“大漢雄風、豪情運河”,“運河第一街”鎮江新河街、無錫的“江南水弄堂、運河絕版地”清名橋景區等地備受熱捧。舉辦了揚州世界園藝博覽會、中國鎮江金山文化旅游節、中國(淮安)國際食品博覽會、無錫大運河民謠詩歌節等節會活動。組織開展了江蘇省大運河自行車賽、淮安馬拉松賽、蘇州“運河十景”群眾體育活動等體育賽事和群眾娛樂活動。策劃了江南非遺嘉年華、“石湖串月”、平江曬書節、非遺集市等運河主題民俗活動。培育了蘇州首部沉浸式喜劇《金榜題名時》、文化體驗劇《八仙夢山塘》、園林實景版昆劇《牡丹亭·游園驚夢》、園林版昆曲《浮生六記》等演藝精品。打造了“七貍山塘”互動巡游、雙塔市集夜市、《遇見姑蘇·游園今夢》、《拙政問雅》等夜游產品。組織了“感知大運河,保護地球村”國際青年學生研學活動、海外華裔菁英青少年大運河文化常州段線上體驗活動、“京杭大運河淮安段水利工程游”等研學旅游活動。
 
 
無錫清名橋(圖自網絡)
 
 
揚州世界園藝博覽會(圖自網絡)

 
《浮生六記》(圖自網絡)

 
《遇見姑蘇·游園今夢》(圖自網絡)
        (五)深入開展文化挖掘和宣傳推廣
        一是組建了全國第一所大運河文化帶建設官方研究機構。2018年,江蘇省委宣傳部依托江蘇省社會科學院成立大運河文化帶建設研究院。二是完成大運河水文化遺產調查,建成了全國首個水文化遺產數據庫。三是啟動實施了運河文脈整理研究工程,組織編纂了中國第一部運河通志《中國運河志》;整合博物館與學校資源,出版了《大運河的故事》;蘇州組織開展了“運河十景”文化挖掘研究工作,即將出版《蘇州大運河史》、《蘇州“運河十景”》口袋書和主題普及繪本等系列研究成果。四是加強與世界運河城市交流,在2009年成立了全國第一個運河主題的非營利性組織——世界運河歷史文化城市合作組織(WCCO),現在已有153個世界運河城市和相關機構個人加入“運河文明體”的“朋友圈”。WCCO每年舉辦的“世界運河城市論壇”,已經成為中國大運河文化帶建設展示成就、交流經驗的品牌活動,在國內外產生了廣泛而深遠的影響。
        (六)強化頂層設計
        一是注重責任落實,成立了江蘇省大運河文化帶建設工作領導小組,由省委書記、省長分別任組長和第一副組長,大運河沿岸各市市委、市政府對應成立了領導小組。二是強化法律保障,2020年1月1日起全國首部促進大運河文化帶建設的地方性法規——《江蘇省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于促進大運河文化帶建設的決定》正式實行,對大運河文化遺產保護方面做出了很多創制性規定,將大運河文化帶建設納入綜合考核評價體系。三是以規劃引領保護和高質量建設,制定出臺了《江蘇省大運河文化保護傳承利用實施規劃》,編制完成《江蘇省大運河國家文化公園建設保護規劃》,正在加緊編制、出臺大運河文化遺產保護傳承、文化價值闡釋弘揚、生態長廊建設、河道水系治理管護、現代航運建設發展、文化旅游融合發展等6個專項規劃。
        三、對“十四五”時期四川國家文化公園發展的建議
        (一)建立健全國家文化公園四川段管理機制
        建議建立多方協同的長征、黃河國家文化公園四川段建設統籌機制,宣傳部門或發改部門牽頭,采取定期信息通報、聯席會議等方式,協調文旅、自然資源、交通、教育等省級有關部門按照職能職責,加強行業指導、部門聯動,形成合力,共同推動長征、黃河國家文化公園四川段的保護傳承、宣傳教育、科研、游憩和社區發展。同時,鼓勵、引導社區、企業、社會團體、志愿者隊伍等參與長征、黃河國家文化公園四川段建設運營,建立常態化、多主體廣泛參與的交流合作機制,最大限度調動各方積極性,實現共建共治共享。
        (二)做好頂層設計
        一是建議加快出臺《四川省紅色資源保護傳承條例》等相關法律法規。二是建議加快出臺長征、黃河國家文化公園四川段建設保護規劃和文化遺產保護傳承、文化旅游融合發展、交通運輸等專項規劃。三是建議建設長征、黃河國家文化公園四川段數字云平臺,集管理監測、文化研究、展示傳播、學習教育、休閑娛樂等服務于一體。
        (三)推進國家文化公園展示體系建設
        建議全省層面統一設計能反映文化內涵和具有高辨識度的長征和黃河國家文化公園LOGO,全面推進各相關景區(點)結合本地特色,有序導入國家文化公園標識系統。建議學習江蘇做法,推動“靜態”文化遺產活化利用,加強核心展示園、集中展示帶和特色展示點等建設,支持建設一批特色博物館、展示館、紀念館,打造一批文化遺址公園、文化生態公園、特色主題公園。
        (四)深化文旅融合,培育新產品新業態
        建議加強長征文化、黃河文化內涵研究與挖掘,以國家文化公園為主線和引領,推進文化旅游與一、二、三產業深度融合發展,重點發展觀光休閑、旅游演藝、文化創意、文博旅游、研學旅游、節慶賽事等業態,統籌沿線城區、街區、景區、古鎮和鄉村建設,構建多元化、多層次、多業態的文化旅游產品體系。加強對國家文化公園所在地區非物質文化遺產、地域特色文化等文化形態的保護、挖掘和融合、弘揚,支持舉辦貼近群眾日常生活的非遺展演和交流展示活動,令“近者悅、遠者來”。
       
轉載——來源:規劃指導處
乡村桃运小神医